小说 > 另类小说 > 正文

【我爱妈妈】 SVS视频分享网 2014-04-06 16:06:41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我们家原来有三口人,妈妈是一名英武的女警察,爸爸是个法医,而我是医科大学二年级的学生。本来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,但人有旦夕祸福啊,我怎么也没想到,我可爱的妈妈竟然突然离我们而去。那是去年的6 月8 日,妈妈出差去广西,在那辆长途汽车上,有三个流氓挑戏一名年轻的女孩子,这时妈妈挺身而出,一脚踹翻了一名歹徒,另两个歹徒见事不妙,竟然掏出了手枪,车上的人吓的全都不动了,但妈妈依然临危不惧,厉声斥呵他们。歹徒凶恶地对妈妈说:「臭婊子,多管闲事,好,不玩她可以,就玩你吧!」说着他们三个人就扑向妈妈,妈妈虽然身手敏捷,但无奈车上空间狭窄,无法施展,结果被他们按在地上,其中一个人死死掐住妈妈的脖子,另外两个把妈妈的衣服撕扯了下来,妈妈拼命挣扎,那个歹徒就使劲地掐妈妈的脖子,过了一会,妈妈终于不动了,歹徒放开了妈妈,这时妈妈全身赤裸裸地躺在车厢里,车上的人都呆了,有几个人还偷偷地看妈妈的身体。一个歹徒使劲捏了捏妈妈的奶子,说:「妈妈的,好大的波,肯定是作鸡的。」另一个歹徒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,他们逼司机停车后就仓惶逃窜了。

  车上的人把妈妈送到最近的医院,医生检查后摇了摇头说:「已经没救了。」
  发生这事时,我还在学校里,是爸爸打电话叫我回来的。回到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爸爸把我另到他的工作间(爸爸在家里自己有一个实验室),实验台上躺着一个人,身上盖着白布,爸爸揭开白布,我呆住了,妈妈,是可爱的妈妈!

  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冰冷的实验台上,两只白白的脚丫子朝向着我,我扑到她身上使劲摇晃她的身体,但我的双手接触到的是她冰凉的尸体。妈妈两只白白的脚丫子歪斜着并在一起,她的左脚脚趾还用力地勾着,脚底的皮肤褶皱着,可以想象她临死前曾多么痛苦地挣扎。

  听了爸爸讲了发生在妈妈身上的事,我停止了哭泣。我问爸爸:「现在怎么办啊?妈妈躺在这会臭的,她已经死了有十个小时啦。」爸爸沉重地说:「你妈妈是个健壮的女人,她才38岁啊,她生前常说死后要把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医学院当标本。她是个伟大的女人,我想你是学医的,你妈妈的身体就交给你处理了,爸爸是法医,解剖人是家常便饭,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。」说完他就走了。
  我抬起妈妈的左脚,仔细地观察她的每一寸肌肤。小的时候就对它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那时我经常趁妈妈睡熟的时候去闻她的脚丫,那种气味是我终生难忘的,那是一种皮革混和着妈妈脚上分泌出的气味,是洗也洗不去的气味,但绝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脚臭。我突然想:妈妈现在死了,她的脚还会不会有那种味道呢?我看了看妈妈的脸,她闭着双眼,很安详,就像以前睡熟了一样,只是有些苍白,我走到她的脚边,伏下身去闻她的脚掌,天,那久违的味道直冲我的大脑,淡淡的肉香夹杂着一点酸酸的气味,我仔细地看着妈妈的脚底,她圆圆的脚后跟和她的前脚掌上有些黄黄的茧,手摸上去硬硬的,我伸出舌头舔她脚底的茧,咸咸的,是她的脚汗,我尽情地吻着妈妈的脚丫子,妈妈的脚趾豆圆圆的,像几颗花生,又像几颗鸟蛋,我掰开她的脚趾头,舔她的脚趾缝内嫩嫩的肉,包括她趾缝里脱落的一些脚皮屑,我都细细地品味着,我发现妈妈的脚丫的味道和以前一样,只不过现在是冰冷冷的,以前妈妈的脚丫是那么的温暖,散发着热气,不过以前我都是偷偷摸摸地舔她的脚丫,有时候她醒了还会骂我,说脚丫子那么脏,添它干吗?可现在她不会骂我了,任我玩味个够了,可我又在想:妈妈现在死了,新陈代谢停止了,我真怕把她脚上的味道全都添没有了可怎么办啊?于是我放开她的脚,站起身来,走到她的两条腿之间,我要看看妈妈的最隐蔽的地方是什么样子,虽然我在学校早就听老师讲过人体结构,也看过老师解剖尸体,但是我总是想妈妈的是不是也是那样的呢?我把妈妈从台子上抱下来,仰面平放在地上,我分开妈妈的双腿,拨开她的阴毛,那两片大阴唇紧紧地闭合哦,天那,我做梦也没想到可以这样子看自己的妈妈的阴部!朋友,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看见自己妈妈的蜜逼呢?我正值少年,怎么能受的了这种刺激啊!我用嘴去吻妈妈的阴唇,我的舌头伸进了她两唇之间的细逢里,哦,这是什么味道啊!咸咸的、还有股尿骚味!我用牙齿咬她的小阴唇,滑滑的、嫩嫩的,我想这里应该是妈妈身上最细腻的肉了!我的嘴唇上沾满了妈妈的阴道里粘粘的液体,我用舌头舔干它们。
  最后我有吃了妈妈的奶,我使劲吸,可是什么也没有,妈妈的乳汁呢?我怀念妈妈的乳汁啊!那是我生命的源泉啊!

  应该解剖妈妈的尸体了,已经停尸近12个小时了,现在正值盛夏,虽然实验室里的温度较低,我想过不了多久妈妈的尸体就要变质了。我穿上爸爸的白大褂,我拿起爸爸平时用的手术刀,却不知道从何处下手,这毕竟是我的妈妈啊,要我用刀切割妈妈身体,这需要何种勇气啊!我告诉自己,我是学医的,面前的不过是具尸体,她并不代表什么了,我的妈妈已经离开了她。我想妈妈有灵魂的话,看着自己的身体作了儿子的解剖素材,应该是感到满足和欣慰的吧。想到这里,我不再觉得对不起妈妈了,而是很感激妈妈把自己这么完美的躯体交给我处理,如果就这样把她火化了,那也太对不起妈妈了。我正准备动手的时候,爸爸回来了,他进来看见我还没动手解剖,冷冷地说:「你想就这样看着你妈妈,等她腐烂吗?现在是最好的解剖时机,不出5 个小时,她就不堪入目了,你看她已经开始出现尸斑了。」我知道爸爸说的是正确的,不能等了,爸爸又说:「动手吧,我在旁边指导你。」我拿着手术刀的手在颤抖,「先把她的内脏取出来吧。」爸爸冷漠地说。(我在妈妈的胸前切下了第一刀)我把刀放在妈妈的前胸,用力按了下去,然后向下割,妈妈胸部的肉很厚,随着我的刀子划过,我看见了她的脂肪层,还有下面颜色深红的肌肉,很快割开了她的腹部。爸爸用手扒开她的肋骨,我看到了妈妈肚子里所有的器官,像桃子形状的心脏,还有妈妈的肝、肺等,我以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妈妈还有那么一团弯弯曲曲的肠子。我动手取出了这些红通通的东西,但我把妈妈的生殖系统留在了她的身体上,包括妈妈的子宫和卵巢。那是我的发源地,我的家,我怎么能亲自动手割除它们呢?

  爸爸把我割下的这些内脏拿到了一边,仔细地整理着,对他来说,那不过是一些标本而已。我开始缝合妈妈腹部的刀口,其实并没有流出多少血来,可能是时间太久了。爸爸不知什么时候拿来了一把砍排骨的刀来,递给我说:「下面的工作要用力了,你妈妈的骨头很硬的。」我这时早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对不起妈妈的感觉了,反而觉得看着妈妈亲手分解妈妈的身体有一种快感,我接过爸爸的刀,先向妈妈的左边的小腿上砍下去,「喀」的一声,妈妈的脚并没有断,只是砍到了她的胫骨,我又猛砍了几刀,最后听到「咔嚓」一声,接着「啪」的一声,妈妈的脚断了,跌落在了地板上,爸爸弯腰把它检起来,放在水龙头下清洗着,并用手仔细地搓洗着妈妈的脚掌以及妈妈的每个脚趾头,「你妈妈的脚好漂亮,我以前最爱舔她的脚,就算她现在死了,爸爸把我割下的这些内脏拿到了一边,仔细地整理着,对他来说,那不过是一些标本而已。我开始缝合妈妈腹部的刀口,其实并没有流出多少血来,可能是时间太久了。爸爸不知什么时候拿来了一把砍排骨的刀来,递给我说:「下面的工作要用力了,你妈妈的骨头很硬的。」我这时早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对不起妈妈的感觉了,反而觉得看着妈妈亲手分解妈妈的身体有一种快感,我接过爸爸的刀,先向妈妈的左边的小腿上砍下去,「喀」
  的一声,妈妈的脚并没有断,只是砍到了她的胫骨,我又猛砍了几刀,最后听到「咔嚓」一声,接着「啪」的一声,妈妈的脚断了,跌落在了地板上,爸爸弯腰把它检起来,放在水龙头下清洗着,并用手仔细地搓洗着妈妈的脚掌以及妈妈的每个脚趾头,「你妈妈的脚好漂亮,我以前最爱舔她的脚,就算她现在死了,可是她的脚依然是这么美,你看简直就是艺术品。」爸爸说着把妈妈的脚丫放在眼前仔细地欣赏着。这时候我已经砍下了妈妈的另一只脚,这只是妈妈的左脚,我抚摸这妈妈的这只脚看着实验台没有了双脚的妈妈,竟有种凄美的感觉。接着我又砍下了妈妈的双手,她胳膊的骨头比较细,很容易就砍断了。我拿起她的断手放在脸上,让她抚摸着我的脸,她的手指头划过我的脸,冷冷的感觉,我掰开她的手指头,一放开它们却自己又弹回原状,抓着妈妈这双玉手,却总感觉它们和市场上卖的鸡爪子没有什么区别。我要温暖它,我把它插进我的裆部,让它抓着我的鸡鸡,我想我小的时候,它们肯定经常抓我的鸡鸡,因为我是妈妈唯一的儿子,不同的是那时是妈妈用它们去抓,现在是我拿着它们去抓。我抓着她的手刺激我的龟头,过了十几分钟,我射了,白白的精液喷在了她的手上,我拿着这只玉手,舔舐着上面的精液,我的精液是热的,但妈妈的玉手已经冰凉……
  我擦干妈妈那双手上的精液,打开冰箱,把它们放在那对脚丫的旁边,我也累了,想睡一会了,可是我又舍不得离开妈妈,因为我怕等我回来她就腐烂了……
  更是因为我太爱我的妈妈,我想多和她待一会儿,于是,拿着刚才的刀,走近妈妈头的旁边,突然我想做一个试验,以前看电视上古装片里犯人砍头,一刀下去,头就断了,对此我一直抱怀疑态度,人的颈骨真的一刀可以砍断嘛?我掂了掂手上的刀,这是一把市场上剁猪排骨的刀,挺重的,突然,我将刀举过头顶,猛地向妈妈的脖子砍去,其实这个时候我的眼睛是闭着的,就听的「咔」的一声,接着是物体碰撞地板的声音,我知道,妈妈的头掉到地上了!我鼓足勇气睁开眼睛,只见妈妈的头颅就在我的脚旁边,脸朝上,看来是后脑勺先着地,所以并没碰伤妈妈的那秀美的脸庞。我放下手里的刀,双手捧起妈妈的头颅,她还是安详地闭着眼睛和双唇,好像还在熟睡的样子。我把妈妈零乱的头发用手给她梳理了一下,我抱着它走进我的卧室,妈妈的头不算很重,估计就7 ~8 斤吧,我把妈妈的头颅放在床上,脸朝上,我脱了光衣服,也躺在床上,我把妈妈的头放在我的头旁边,我吻了她,她的嘴唇虽然已经冰冷,可是还是那么的柔软,我用我的舌头分开她的嘴唇,试图伸进她的嘴里,可是她牙关紧闭,我的舌头无法通过她的牙齿。

  这时候我的下边早就硬的象一根铁棒了,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欲!我用手用力掰她的下颌,她的牙齿终于出现了一道缝隙,我找来了一把螺丝刀伸进她上下牙齿的缝隙里,用力地翘,结果,妈妈的嘴巴终于张开了,我看见她里面的那条香舌,我把自己的嘴紧紧地对在她的嘴上,我的舌头早就伸了进去,我使劲地用舌头勾她的舌头,她口里已经是冰冷冷的了,我用力地吸她剩余的口水,妈妈已经不能在分泌口水了,我贪婪地吸允着,品味着,妈妈的香舌被我牙齿咬着伸出了一点来,冰冷的香舌已经被我温热了,这是我已经忍不住了,我仰面躺着,双手搬起妈妈的头,让她拿张开的嘴巴对准了我下边硬的象铁的阴茎,然后轻轻的轻轻的把她的头向下按,我的阴茎顺利地进入到妈妈的口里!哦,天那,妈妈终于帮我口交了,我的阴茎把她的嘴巴撑的满满的,我上下挪动妈妈的头,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一出一进的,她的嘴唇随着那节奏一翻一翻的,看到这景象,我仔细端详妈妈的脸庞,好淫荡的妈妈啊!我怀疑她生前是否也经常含住爸爸或者其他男人的鸡巴吃呢?就这样,我射在了妈妈的嘴里,我拿开妈妈的头,她的口还是开着的,可能她的口里装不下我那么多的精液,多余的精液从她的嘴角流淌了下来,我的嘴马上堵住了她的嘴,把那些精液用我的嘴送进妈妈的口腔里,然后用手把她的下巴向上推,妈妈的嘴巴就合上了,谁也不知道她的嘴里含满了她儿子纯净的精液啊!累了,我抱着妈妈的头睡去了。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爸爸已经回来了,我听见他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声音,我抱着妈妈的头走了出来,啊,他已经把妈妈给大卸八块了!没有了手脚的腿了胳膊全都离开了妈妈的身体,妈妈的身躯被他从腰部也就是胯部以上的位置给锯开了,腿也是从大腿根部截断的,妈妈那从胯部和臀部的那截显得那么得显眼和突出!爸爸把妈妈得腿啊胳膊啊什么的都堆到了一边,他正专心的对着妈妈的臀部那一段在修饰些什么,天,他原来是给妈妈梳理阴毛呢!我没出声,他沉沉地对我说:放下你妈妈的头,过来帮我。我走过去,他说:你把这里遮住阴唇的那些毛毛全给她剔掉,尽量露出她的阴部。他看我在迟疑,就又说:我是你们学校的客坐教授,平时讲解解剖学时很少有新鲜的标本,所以我想明天的课就用你妈妈留下的这些东西来讲,你说可以吗?我无语……爸爸说的确实是实事,一具新鲜年轻的尸体对一个医学院来说是很奢侈的东西,我们平时解剖课上看到的都是那些和老树皮似的干尸了。我无法反对爸爸,他是我们学校特聘的解剖老师。爸爸走开了,他去清洗妈妈那些腿上和胳膊上的血迹。我坐在妈妈阴部前面,手里拿着剔刀,我在想是否该把妈妈的阴毛全都剔掉呢?这样不好,同学们上完课议论的,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我妈妈,可是他们会说今天上课看到的那个女的是个「白虎」。于是我小心的先梳理了一下妈妈那黝黑、凌乱、浓密的芳草地,我小心翼翼地把她那些遮盖着她私出的毛毛剪掉,只留下了妈妈阴阜上的那些毛毛,阴唇两边的那些我全给剔掉了,她的阴部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露了出来,个部位非常的清晰,我双手捧起妈妈的屁股,走到爸爸旁边给他检查,他点点头示意可以了。

  我放下这截东西,想到明天就又数十双眼睛盯着它,又觉得怪刺激的,既然同学们明天都会看到妈妈的阴部,那我还不如先睹为快,因为我是她的儿子啊。
  想到这里,我的手伸向了妈妈的阴部,刚刚捏住她的阴唇,正向分开看看里面神秘的东西,只听到爸爸大声说:别动!你手没消毒,用镊子吧,小心点,别捅破皮!我手马上缩了回来,说:我不看了,明天一起学习吧。

  这时候已经晚上快12点了,我和爸爸都忘记了时间,饿了才想起来该吃饭了。
  已经几天没买菜了,打开冰箱,只看到妈妈的那对脚丫和那对手躺在里面。
  爸爸说:我不吃了,睡觉了。他就真的睡觉去了。可是我实在是饿的难受啊,看着冰箱里的那对手足,我突然想:这不是最好的食物吗?我怕第二天爸爸打骂我,所以我就只拿出了一只脚丫,那是妈妈的右脚,在我手里沉甸甸的,我想这足够我吃一顿了。妈妈的脚丫已经被冰冻了,上边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,我把它放在面板上,发出固体和固体碰撞的「砰砰」声,已经不是几个小时前那柔软弹性的脚丫了,妈妈的脚趾伸的直直的,我用手试着掰了掰,竟然掰不动了,说明已经冻实了。我也不敢再用力,因为再用力她的脚趾会象冰块似的断掉!干脆就整个做个菜吧,就不剁开了,我把妈妈的这只右脚放进一个装了一半水的小锅里,在里面放上葱、酱、姜、蒜等调料品,就放炉子上开始煮……水很快开了,可是我知道没那么快熟,因为那是整个的也脚丫,不是碎肉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那满屋子的异香早让我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了,我开个锅盖,看到妈妈那只脚丫(在这时叫蹄子更加合适)在汤里上下翻滚,那颜色还是白白的,我熄了火,尝了点汤,不是很咸,我又加了点盐,然后就把锅端了下来,放在饭桌上。我把妈妈的那只玉蹄子先捞了出来,放在一个洁白的盘子里,因为是从脚踝处割断的,所以妈妈的脚可以和活着的时候一样脚掌向下站在盘子里!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它上边冒着热腾腾的香气!天,这那是食物,这就是美妙绝伦的艺术品啊!那如葱的玉趾,修长乖巧地趴在洁白的盘子里!我陶醉在那沁人心脾的香味中,我用筷子捅了捅那脚背,可以插到里面的骨头了,说明骨肉已经分离,肉绝对熟了,开始吃吧,我洗干净了手,双手抓起妈妈的这只右脚,为了保持它的美感,我先不扯下它的脚趾头,我先啃了一口脚后跟,嗯,满嘴的香气和着那富含胶质的蹄子肉,我慢慢地嚼着,品味着,担心一下子就吃完了!人家说动物的蹄子是全身最好吃的地方,我想人也是动物,也不会例外啊!今日一尝,果然是人间极品美味啊!
  啃完她脚底的肉以后,我轻轻扯下了她那五根修长的脚趾,一根一根地品尝,我发现还是大脚趾最好吃,肉也多,相比之下,其他小趾就没那么好的口感了!
  这只脚,我足足吃了两个小时,最后我含着那根大脚趾的骨头睡去了!
  第二天一早,爸爸就把我叫醒,说快到上课时间了,我急忙起身准备去学校,爸爸说:帮我把它拿车上去。他递给我一个方形的箱子,我没说什么拿起来就放车的后备箱里了。到了学校,爸爸自己提着那箱子径直来到我们教室。上课时间很快到了,今天是讲解「女性生殖器的结构」,由爸爸主讲。只见爸爸打开那箱子,捧出一个用黑保鲜纸包着的东西,他打开保鲜纸,同学们发出了「啊」的一声惊呼,那是一截新鲜的女性的臀,上边有完整的生殖器和肛门等部位!只有我并不感到奇怪,因为只有我和爸爸才知道这是哪个女人身上的东西啊!男同学都伸长了脖子,象定了格似的,眼睛盯着那里一动不动!女同学都觉得不好意思,羞红了脸,好像自己的生殖器给别人看到一样!

  爸爸拿出一个小镊子和一根小玻璃棒,开始上课,只见他先说:同学们,这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标本,希望你们能珍惜这个机会,好好把握今天的课程内容,这是在一具年龄38岁的妇女的尸体上取下来的,她是一个非常健康和强壮的妇女,你们看,她的皮肤和她的器官都是那么健康和完美,你们是幸福的!好了,我们开始吧,先来了解女性的外阴结构,爸爸用镊子指点着妈妈的阴部,详细地解说着,外部讲的差不多了,只见爸爸用镊子夹住妈妈的一边小阴唇,向外拉出,说:这就是女性的小阴唇,一般年轻的女性的小阴唇都是藏在大阴唇里面的,颜色因人而异,这个妇女的小阴唇就属于比较肥厚型,由于年龄和死亡时间的关系,现在颜色已经偏黑,不过形状未变,弹性也不错,这时他突然松开镊子,妈妈的那片小阴唇就自己缩了回去。爸爸用镊子分开妈妈的两片小阴唇,指着上部汇合处的一个小突头说:这就是女人的阴蒂,这是女人全身对性最敏感的地方!说着他还用镊子用力按了按妈妈的阴蒂!接下来要讲女人的阴道了,爸爸拿起那根玻璃棒,从妈妈的两片小唇中间慢慢伸了进去!足足伸进去了差不多20cm长!天那,妈妈的那里原来那么深啊!她生前不知道有没有试过被插的那么深呢?爸爸曾和我说过,妈妈在认识她前有过两三个男人,没名分的还不知道多少个呢!虽然嫁给爸爸以后她忠于爸爸,但是她以前的性经验还是很丰富的!这也难怪,谁叫妈妈生的那么性感呢?天生就是被男人操的料,不操也是浪费了!就连现在死了,还是要被男人插,要摆到台子上给人翻开阴唇看!唉,看来妈妈就这骚命啦!讲的差不多了,爸爸说:同学们没看清楚的自己上来看看吧。说完他走出去洗手了。
  呼啦一声,所有的男同学全跑过去了,他们有的就是看看,有的就用手翻开妈妈的阴唇,看她里面的花蕊!还有过分的就直接把手指伸进妈妈的阴道里!好像还在里面扣什么似的!妈妈啊,你肯定没想过,自己死去的阴部被这么多男孩子玩弄吧,我那出生的地方啊,你能承受几十双手的折磨吗?同学们玩的正尽兴,有个最色的男同学还拔下了妈妈的一撮阴毛偷偷放在口袋里,另外有个同学趴在上边,嘴巴都快碰到妈妈的阴部了!这时候爸爸回来了,他没生气,就是说:大家都回到自己位子上去吧!同学们都回来了,爸爸自己端详了一下妈妈的阴部,说:女人的这里是很有弹性的,一般是很难被撕裂和受伤的,你们看,你们刚才虽然那么粗鲁,可是它还是变回原样,好了,同学们,看的出来你们很喜欢她,我就把这为伟大的妇女的阴部做成标本送给你们学校吧!话毕,掌声长久地响了起来!以后的日子里,妈妈这截完整的臀部就透明树脂浇注成琥珀一样的标本,摆放在标本室门口进去的第一个位置,被无数的老师同学观摩甚至意淫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【我爱妈妈】

    上一篇:【浴欲狂乱记】
    下一篇:《淫唐传》番外 追风飞白 李世民x李世民

    Powered by SexVodShare © 2015

    警告︰SVS视频分享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sexvodshare#gmail.com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