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武侠古典 > 正文

【春灯谜史】(第8回) 2014-07-20 22:46:29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第八回双女子身中怀孕仙水人梦里传婚

话说将白绫汗巾子递在丫环手里,丫
环接在手中扭身要跑,原子又用手一搂,搂得紧紧的道:「奶往那里跑,今夜不
怕奶走上天去。」

    随将手来衣,丫环忙用手去搪,那里搪得住,左支右吾搪了半晌,早被原子
把裤带儿解,去将裤子了个乾乾净净,露出两条白光的腿来。

    丫环才往开口要喊,早裤原子用手把嘴捂住哪里还哼出一声。

    原子又问道:「你还喊否?」

    丫环摇了摇头。原子方才撤回手来。

    丫环道:「这事原是两家情愿,方才作得,如今碰着你这天杀的却来的这般
冒失,你心中有十分的愿意,你知我愿意不愿意。」

    原子道:「如今娘子少不委曲些罢,你愿意故然是要玩耍玩耍,你不愿意也
要玩耍玩耍。」

    原子说罢遂将丫环抱在床上,丫环口中虽是勉强,心里早已淫兴狂荡,阴户
中淫水直流。

    原子将他两腿拍开,把阳物早已入进少许,丫环仍然说道:「我不愿意。」

    原子那里听他,把身子往里一送,早已连根入进,丫环又说道:「我不愿意。」

    原子只装听不见,把铁硬一般的东西着实抽将起来,抽够五六百抽,只抽个
丫环淫水直流,香汗沾沾,真是笑不得,哭不得,气吁吁直叫「罢了,罢了,饶
了我罢,饶了我罢。」

    原子此时抽得欲火如焚,又狠狠的抽了五七百抽,还多,方才欲火大泄。

    丫环裤这一泄便大叫一声:「快杀我也。」

    原子出了雨露,把丫环相偎相凑了一个多时辰,方才各自起来。

    原子仍旧越墙而去不题。

    丫环拿了白绫汗巾也往後楼来了,到了楼上只见他三人坐在床上暗暗耍笑。

    娇娘道:「你这小妮子到往那里打围子哩,只到如今才来。」

    丫环道:「刚才咱们在後院玩耍时将这白绫巾见吊在书房里,我去寻找来了。」

    娇娘道:「这後房能有多远便往了有两三个时辰才来。」

    丫环支吾道:「我因身子乏困,在书房中睡了一觉,刚才醒了,所以至今才
来。」

    娇娘又把头上一看,只见乌云逢松,好似手采的一般,脸上许多汗迹,与先
大不同了,心中甚是狐疑。

    娇娘早看几分破绽,随又问了丫环道:「你这小妮子还劬强支吾甚麽,何不
把实话说与我听,常言说的好,虚的实不了。」

    丫环本是个心虚之人,被娇娘问了这几话,却似哑了一般,半晌不敢作声。

    俊娥旁边笑说道:「丫环你自情说了罢,你旧有天大的事情我包管不叫你吃
知。」

    金华旁边变说道:「我看你二人心眼子也忒甚管得宽了,难道这丫环到後边
睡了一觉旧坏了甚麽不成。」

    丫环见金华替他说了好话,随喜欢欢得说道:「可不是麽」

    娇娘也旧不往下问了,大家又暗暗戏笑多会,堪堪五鼓将尽,金华辞别要走。

    这俊娥终是个伶俐女子上前攫住金华道:「妾等终身之事服这郎君,郎君还
须留一表记,妾等死亦瞑目矣。」

    娇娘道:「这个使得。」

    金华道:「既然如此,这有何难。」

    随将自已计腰的蓝绸子带儿将下来,约有四尺多长,五寸多宽,将牙一咬,
用手撕作两段与娇娘一段,与俊娥一段,又叫丫环取笔来。

    金华提笔写道:「偶因春灯游玩,结成百年好姻缘,潘韩二女与金华谁若反
情,天必○。」

    金华写完,娇娘俊娥各自收在身边,娇娘道:「明日夜间郎君还来否?」

    金华低低说道:「暗昧不明之事遂将舌尖失破窗棂纸,彼此名声皆有亏,况
咱夫妻三人年当方富,何若舍死拚命的受用,圣人有云:少之时,戒之在色。」

    娇娘与俊娥含泪道:「郎君去不知何日再得相会。」

    金华道:「娘子们何必这般自想,大约不过待上三四个月,就差人侍婚递柬,
说合成对,那时鼓亲迭奏,咱三人叩拜天地,齐入洞房,岂不是万分之喜麽。」

    娇娘与俊娥一齐点头,彼此难割舍的说了半晌话。金华方才越墙而去不题。

    却说娇娘与俊娥见金华去了心中热扑扑的,旧像没有着落的一般,又因一夜
无曾睡觉,叫丫环重新收拾了铺,娇娘合俊娥仍旧脱衣而睡,丫环也往西间床上
而睡。这且不题。

    再说金华越过墙来,到了书房中坐下,思想这丫环在後睡觉一事,大有可疑,
又见他乌云揉乱,脸上的脂粉摸了个乾乾净净,虽是其初戏她之时,不过亲个嘴
儿,并不曾揉她的鸟,去摸她的脂粉。

    金华忽然想起道:「莫不是原子这个狗头见我这边快乐,他也过去,偶然遇
了丫环行此淫乱也是有的。」

    心里又想道:「这丫环我已收在身边为妾,若是直个这原子淫乱了时候,那
时岂不辱了名声麽,这便怎生是好。」

    思量了半晌,又忽然想起道:「我金华何必这般太毒,若是原子果与丫环有
事的时候,何不将丫环旧配了原子,叫他两个作一对夫妻,岂不是伯好事麽,况
且这娇娘俊娥俱是美丽佳色,天姿出群,也狠勾我一生快乐了。」

    思想多时心中才定了主意,方才倒在床上睡了不题。

    却说原子淫幸了丫环,越过墙来,到了自已屋里,心中暗暗的欢喜,又寻这
丫环生得却也标致,那话儿也不大不小,刚刚容得我这个东西进去,自已觉着十
分占了个巧儿。

    又想道:「我若配了这个小丫环也是我为人一场的快乐处」

    又想道:「这丫环若嫁了我时,贪爱我这样实诚疼爱,也是这丫环之福」

    胡思乱想多时,睡着不题。

    却说俊娥在娇娘楼上玩了四五天,要往家去,对韩印刘氏说知,老夫妻二人
欲要还留俊娥住上几天,怎奈俊娥想家的心胜,夫妻二人也不好强留,只得找了
一乘轿儿。

    俊娥别了娇娘,俊娥上了轿子韩印又叫老妪跟着。不多时到了家中,韩氏见
女儿家来,满心欢喜。俊娥问了韩氏母亲的安好,韩氏也问了女儿的安好,老妪
也问了韩氏的安,韩氏又问了韩印刘氏的安,待了半晌,韩氏又叫吃了午饭,老
妪方才回来,话休繁叙,书要剪节为妙。

    却说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如今已是五有天气,甚是炎热,却说这娘自正月
十五十六与金华连偷弄了两夜,谁知○○○○坐成胎脉,至今已是四五个月。

    娇娘这日晚间在楼上脱衣乘凉,自已往肚子上一看,那里还似从前那个肚子
哩,只觉比从前又长了一半,通像子上又长了一个肚子的一样。

    心中想道:「这是怎麽哩?」

    及到用手摸了一遍,只觉甚是硬,右边却不见甚麽形迹,隐隐得这左边甚有
奇巧,再用手使力摸按,只觉着似拳头大,元元的两块,下边又长长的好几块,
娇娘想道:「必定与金郎作乐的时候,坐了胎儿。」

    又想道:「若是真正如此,那时怎了。」

    娇娘踌踌蹰蹰思想一夜,并无睡着,这且不题。

    却说俊娥的母亲韩氏,忽一日女儿洗澡,只见这俊娥的腰里甚是粗大,里如
肿涨的一般。

    韩氏看了心中暗道:「这事大大奇怪。」

    遂问俊娥道:「儿呀,我且问你。」

    俊娥道:「母亲问我甚麽?」

    韩氏道:「你身有病麽,这肚腹上比往日大了半个,你是个女孩儿家,当娘
也不好说你。」

    俊娥道:「自情说出,好与儿治。」

    韩氏道:「这不像别的病,通像怀胎的样儿。」

    俊娥见母亲说了此话,猛然是成胎时将何彦以见母亲,又寻思道:「旧是果
成了也还然想正月十六日夜晚的事体」

    便心中吃了一惊,心内想道:「若果得五六个月儿,生产总不如以有病搪塞
母亲为妙」

    主意已定,俊娥遂对韩氏说道:「母亲听孩儿有事奉告。」

    韩氏道:「儿呀,你说罢。」

    俊娥道:「孩儿深居绣阁,每日与针指作伴,生活为邻,那里有什麽胎儿,
这还是孩儿早晚饮食不消,坐成食疾,水疾,这还是有的。」

    韩氏听了终是半信半疑,只得胡涂应了几声,这也不题。

    却说这日乃日你婶子的生,咱娘两个何不去与你婶子作生日,到那玩耍一天,
明日清辰早早家来,却不是好。

    俊娥遂欢喜道:「这便使得。」

    韩氏问徐氏婆婆,叫老妪唤了两个轿子,自已和女儿换了衣服,又叫老妪拿
着作生日的礼物。

    韩氏又和俊娥到高堂拜别了徐氏婆婆,娘两个坐上轿子老妪跟随在後边,一
同往韩印家而来。

    只因这一来,有分教,大家聚首,快乐仙水人梦传婚俱在下回分解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灯谜

    上一篇:【春灯谜史】(第7回)
    下一篇:【春灯谜史】(第9回)

    Powered by SexVodShare © 2015

    警告︰SVS视频分享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sexvodshare#gmail.com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