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武侠古典 > 正文

【春灯谜史】(第7回) 2014-07-20 22:45:43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第七回原子误入行骗局兰儿书房被奸淫

话说金华把娇娘抱在床沿上,从口中
取出一个药丸,将娇娘的阴户拍开,把药丸放在里边,自已口中一丸,咽在肚里,
略待了一会,觉自已的阳物硬将起来。

    只见娇娘用手往自已阴户内乱抓乱挠,药性儿变觉行开,又待一待。

    娇娘对金华道:「我这阴户不知怎麽,这般痒痒。」

    金华道:「你这阴户痒痒犹可,我这阳物痒痒难爱。」

    娇娘道:「不好了,这会痒痒杀了,快些把阳物入进去罢。」

    金华遂从口中取了一些津液,抹在茎上,娇娘也取些津液抹在阴户上,两件
东西甚是滑溜。

    金华把阳物往里一入,不期那阴良不大紧甚了「唧」得一声,早已连根顶进。

    娇娘道:「我的肉肉,你这一入把我的痒痒去了七八分了,快些着实入上一
会,杀杀我的痒痒。」

    金华亲嘴道:「我的娇娇,你不怕入的荒麽?」

    娇娘道:「我的肉肉,你自管入罢,我双痒得不像了。」

    金华把阳物紧紧抽了一会,娇娘真紧紧的叫快活。慢抽了一会,娇娘又慢叫
快活。

    俊娥旁边凑趣道:「你这小蹄子,真乃作怪,怎麽○○的一样儿,入到你这
小子里头,就作出许多的快活哩,大是奇异。」

    娇娘道:「我的姐姐,我真不是装的样子,作的态儿,觉这一时受用,几乎
化羽腾空,飘飘欲仙矣。」

    金华与娇娘亲嘴道:「我的巧嘴的娇娇,你说这话可硬死我了。」

    金华把娇娘的腿儿迭作一团。金华此时药性发作,欲火焰焰,在阴户胀痒无
主。

    娇娘到也出奇了,那两次怎麽不是这个光景,莫不是有甚麽药儿放在边麽。

    遂问金华道:「郎君莫不是使了甚手段麽,我这阴户里边虽是被你入得快活,
你一会不入,一会难过,又觉自这阴中就像在里边又长了些的一样,又觉着大了
一些,又觉着粗了一些。」

    俟娥旁道:「保不拿出来看看再入哩。」

    金华真个将抽出,俟娥一看,只见红光如朱,小手儿一捏,又硬又热,比先
前更粗大,好些惹得个俟娥裤内流了一些淫水。

    娇娘也抬头看,只见与先不相同,娇娘与俟娥二人一齐皆说「奇怪」

    俊娥又把娇娘的儿一看,只见高高胖胖,比先长了二指来的,就似肿了的一
般,俊娥想道:「定是他拿麽药儿放里边」

    因问金华道:「郎有何妙术何不对妾等明言。」

    金华心中想道:「料是瞒他地珍不过」遂笑嘻嘻的说道:「实对你二人说罢,
这是我带来的通宵丸儿。」

    俊娥道:「何以叫作通宵丸哩?」

    金华道:「通宵丸能夜战不泄,男子吃一丸入肚,是这样,女子阴户中放一
在内,痒快无比。」

    金华话带未了,只见娇娘满口说道:「痒杀我了,你快爽利入罢。」

    金华把阳物又突然入进阴户中,淫水交。流金华一口气闭住,抽了有五七百
抽,先行九浅一深之法,後行半浅半深之法,到了阳物涨痒的时候,便一气抽七
七四十九抽,一连抽了五六十,气抽的娇娘痒入四肢快通百节,浑身香汗下落,
眼中双泪交垂,阴精直泄四五次,其先还娇声婉转,到後来,抽得昏昏若睡。

    金华见势头不好,把阳物急忙拨将出来,口对着口温存养了多时,娇娘才悠
悠转过,莺声喃喃的说道:「我的肉肉,你这一场猛风暴雨,我这阴中嫩芯花心
将几欲碎矣。」

    金华嘴亲嘴道:「我的娇娇,你说你花心欲碎,你看我这蜂蝶尚狂,欲火尚
威,这便怎好?」

    娇娘照娥道:「姐姐,何不接着完局。」

    俊娥早有此心试试这春药的快活,故假意推辞道:「你这小蹄子却也说得省
事,你怕子粗大,入的你荒,难道说我这东西是铁打的麽,我就不知道疼麽,你
这小蹄子,你自已想想是呀不是。」

    娇娘戏笑道:「姐姐你说这话差矣,难道说这汉子是我自已的不成。」

    俊娥笑道:「莫不是你姐姐来分你的汉子麽。」

    娇娘道:「可不是麽哩。」

    金华戏笑道:「你二人不要争论晕那,依我说了罢。」

    二人一齐答道:「你说,你说。」

    金华笑道:「我是奶俩的小汉子,奶俩是我的小老婆。」

    金华说罢,大家雅雅的笑作一团。

    笑罢,金华看着俊娥道:「还是奶替罢,她实则担架不起了。」

    俊娥也推辞,只得把裤儿扯开,顿到脚根,仰在床沿上,三寸金莲高高勾在
金华肩上,金华仍阴一个丸儿放在俊娥阴户里边。

    娇娘爬将起来,穿上裤儿,站在旁边把瞅着他二人戏弄。

    不多时,俊娥阴户中的药性行开,俊娥用手乱扒乱挠,浑身渐渐痒痒难过,
因问金华道:「郎君莫非也使了那方儿麽?」

    金华与娇娘偷偷的抿嘴一笑,娇娘又暗暗的把手摆了一摆,金华已会其意,
遂对俊娥道:「实没有使那方儿。」

    俊娥道:「既是没使那方儿,为何我这里边痒痒的难过哩。」

    又连声对金华说道:「○不得,○不得,这会更痒到心里去了。」

    金华与娇娘听说这话,两个又抿着嘴儿咽唾○笑个一团,娇娘旁边○皮道:
「姐姐也为何这等模样哩,莫不是要学你妹妹的歇法麽。」

    俊娥又叫道:「可痒痒杀我了,快把那相东西入进去冲冲痒罢。」

    金华听说,将铁硬的一条大一入,那淫水往外溅了一些,已经入进四寸在里
边。

    俊娥道:「真个快杀人也。」

    金华把身子往里一挺,把一个五寸长的东西早已连根进去。

    金华又用彩战的方和,其先九抽一气,抽了半晌,又用九九八十一抽为一阵
一阵,抽了有六七十阵,抽的个俊娥起先满口称好道妙。

    渐渐抽了多时,俊娥便痒快入骨,手足四肢五官百骸,那些快杀处也说不尽
的说了,满口直是哼哼唧唧,浓浓,到了快到所以之处,便双眼紧闭,牙关不开,
四肢冰凉。

    金华吃了一惊,把阳物抽出一口气将俊娥接住,接了多时方才缓缓醒来,对
金华道:「妾这一番才知男女有非常之乐矣。」

    金华此时欲火仍然未消,只得把娇娘抱在床上,顿开裤子便大出大入,入了
多时方才去收雨散,事毕罢,各自整整衣服,看看明月已偏在西边,天将四鼓已
尽,彼此又坐在床上细细闲语,这且不题。

    却说这丫环上在楼上与大家鬼浑了多时,忽往股中一摸,不见白绫汗巾,心
中甚是着忙,也对他们说,竟私自走下楼,往後园中书中寻找,这也不题。

    却说金家原子因昨夜上言人不在书房中睡,弄下那事,今夜起来看时,仍旧
不在书房里,心中已晓得是那话去了。

    心中热扑扑的,想道:「我何不也过去听听风儿,虽不能勾幸娇娘,倘或逢
着丫环下楼作麽的时节,与他缴幸缴幸也出出这肚子里的闷气。」

    原子思想半晌,主意已定遂越过墙来,悄悄的走亭子旁边小书房里头往藤床
上一看,只见一幅白绫汗巾,又拿在月光看时,只见上边红白交加,稠咕嘟的老
大一片,原子看了已知是在此床上弄了一会,这汗巾儿一定是擦那话的了。

    正然想着来了,只见楼下走来一个女子,穿花扶柳,袅袅婷婷,到在书房里
边。

    原子上前一把住了,丫环道:「你是那个?」

    原子道:「我是金小官人的原子。」

    原子道:「你是那个?」

    丫环道:「我是韩家的丫环。」

    原子道:「妙极,妙极。咱二人天生的一个好对儿。」

    丫环骂道:「你是个浪男人家,咱是个女孩儿家,谁与你这天杀的配对哩,
我且问你。」

    原子道:「你问我甚麽?」

    丫环道:「有一条白绫汗巾你可见来麽?」

    原子道:「有到有,你莫非还要麽?」

    丫环道:「我不要我就来找了麽。」

    原子道:「给我便给你,只有一件你还得给我。」

    丫环明知是要戏他遂说道:「你先给了了呀,我再给你。」

    原子真个将白绫儿递在丫环手里,丫环接过汗巾便扭了身便跑。

    不知毕竟双是何如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灯谜

    上一篇:【春灯谜史】(第6回)
    下一篇:【春灯谜史】(第8回)

    Powered by SexVodShare © 2015

    警告︰SVS视频分享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sexvodshare#gmail.com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