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人妻交换 > 正文

【妈妈是成人小说家外篇】【完】 SVS视频分享网 2014-06-15 04:06:52   评论:0 点击:
  新年,妈妈说去乡下,给刘婶和村民们拜年。

  我知道妈妈去乡下,其实不只是给刘婶他们拜年,妈妈在写一部关于过年的小说,她一直告诉我乡下过年比较有气氛,所以我猜她想去乡里寻求一些小说的灵感。

  妈妈在过年前一个月,便买好了火车票,乘着过年时节,感受下春运。

  春运人真心的多,本来不大的火车车厢,挤得是水泄不通。

  下了火车,我们转坐长途,长途客车上几乎已没有了城里人,都是抱着行李的村民,司机也是一口陕北话,像是当地人的样子。

  邻座的几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见妈妈,眼睛都是直愣愣的,像是几年没见过漂亮女人一般。

  「您是……田老师?」一个民工打扮的男人,战战兢兢的凑过脸,问妈妈道。

  妈妈一愣,道:「您是?」

  「我是王申的邻居!」

  「王申?」妈妈一时似没回忆起来。

  男人提醒道:「就是养猪的王申,胖胖的。」

  妈妈还似想不起来。

  男人急了,比划着道:「就是那个……那个,听说他把钱塞你屄里了?」妈妈蓦地脸上一红,似忽然回忆起什么,她又是羞耻,又是尴尬的道:「是他啊。」

  男人点头,道:「我是他邻居,我叫徐富贵。你真的是田老师,田老师你好,你好!」

  乡下人说话嗓门子大,车上的人听见「田老师」三个字,都纷纷转头望向我和妈妈这边。

  有几个男人还激动的站起身子,似认妈妈般,向妈妈打招呼。

  妈妈脸红红的对村民们道:「你们好。」

  徐富贵兴奋的道:「你在我们村里的事情都传开了,听说你过年要来,我们都开心坏了,上次你去王申家的时候,我正好在外面打工,没机会见一见田老师,国庆那会我回村子,王申和我说了你的事情,说得我的心里直痒痒。」「哈哈。」一群男人听见徐富贵的话,都笑了起来。

  妈妈道:「你们别站着,都坐下吧,小心危险。」几个男人起哄道:「不危险,看见田老师,我们死了也甘愿。」车厢里又是一阵哄笑。

  「田老师,你坐到前面来嘛,来给我们讲讲课。」妈妈摆手道:「我什么好讲的。」

  「快来嘛,讲一讲。」

  几个男人纷纷挤到妈妈的面前,妈妈看我一眼,脸上的表情似不好推辞,我道:「妈妈加油。」

  妈妈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,被几个男人拉着,面朝大家,坐在了两排座椅的间,一个没有靠背的翻凳上。

  「田老师,先自我介绍下嘛。」

  妈妈:「好吧,我先自我介绍下,我姓田,叫田思琪,职业自由撰稿人。」「田老师,听说你写了很多的小说,能和我们大伙说说吗?」「小说么,是写过一些,不过不方便读啦。」

  「有什么不方便的,田老师的事儿,我们大伙都清楚的很呢!田老师不是还答应,要来村子读小说给大伙听的吗?哈哈……」几个青年不断闹腾,妈妈被他们弄得面红耳赤,妈妈道:「你们可别欺负我。」「不敢,不敢,我们怎么敢欺负田老师,我们只想知道田老师写得都是些什么小说,大伙,你们说是不是?」

  「是!」男人们几乎异口同声的道,就连开车的司机也跟着起哄。

  我看着妈妈娇羞的样子,添油加醋的道:「妈妈,你就给我们讲讲嘛。」「哟,这是田老师的儿子啊?」几个村民纷纷回过头来。

  妈妈娇嗔的对我道:「小宇别乱起哄。」

  我对几个村民道:「你们别看我,快让田老师说说她写的小说啊。」「田老师!田老师!」

  妈妈道:「好了,好了,怕了你们了。告诉你们,我写的都是成人小说,满意了吧?」

  「田老师,给我们读一篇吧。」

  「对啊,读一篇嘛。」

  妈妈为难,脸上写满了娇羞,村民们不依不饶,逼着妈妈给他们说两端小说的故事,半响,妈妈似被他们闹得烦了,涨红脸说道:「就给你们讲一段。」跟着又补充道:「虽然小说是我写的,但事情不一定发生在我的身上,下面我说的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故事」

  「好哦!」

  妈妈轻咳两声,润了润嗓子,道:「最近,一个和我很要好的,骚骚的女友告诉我,她结识了一批公车色狼,那些色狼成群结队,居然有七、八个人之多,他们从来就是集体行动,专门袭击单身的漂亮女孩,我这位好友在一次乘坐公交的时候,成了他们的目标,被他们给轮奸了,可是他们在轮奸完我好朋友以后,却发现她原来是一个喜欢被男人轮肏的骚货,于是他们很开心的用油性记号笔,在她的骚屄上写了「公共汽车」四个字,让她以后乘公交车时,撩起裙子,靓出自己的骚屄,好给肏过她的色狼认出来,再为他们轮流服务。

  「那些色狼可真想的出来,居然要她自己撩起裙子,证明自己是公共汽车,那田老师的朋友不会真的这样做了吧?」

  妈妈道:「她啊,其实心里矛盾的很,一面觉得很脏,一面却又下贱的想要,后来她乘公交车的时候,大部分穿的都是裙子,而裙子里面则光着屁股,还剃光了自己的阴毛,骚屄光溜溜的,上面的字更明显了,她看见有男人,便向他们撩起裙摆,把写着「公共汽车」四个字的肉屄,靓给他们看,当然车上的男人不全是色狼,有些男人看得发呆,更多的则是不自禁的摸一把,抠几下什么的。」「田老师,这些事,都是你那位朋友告诉你的吗?」妈妈一愣,继而道:「是啊,我们俩经常说一些交心的事儿。」「田老师,那你有没有和她一样,被公交车上的色狼玩弄过?」一个村民似控制不住心里的躁动,放肆的道。

  妈妈脸上闪过一丝不安,跟着道:「没呢,我怎么会。」忽然间,车子一个急刹,跟着只听司机嘴里咒骂:「他奶奶的有这么开车的吗?」显示险些与人撞上。

  妈妈对于汽车的急停猝不及防,她双手急忙抓住身旁的椅背,身体随着惯性向后仰去,双腿无意识的左右分开,裙摆下,妈妈只穿着一条透明的肉色的连裤丝袜,透过丝袜,只见她隆起的肉嫩的耻丘上,写着「公共汽车」四个还未隐去的大字。

  村民们抓住这个机会,让妈妈老实交代。

  我刚才也在奇怪,妈妈的小说,都由她自己亲身体验,哪里会有什么闺蜜朋友,我想她一定是太过羞耻,不好意思在这些陌生男人面前袒露心声,所以故意将自己的事儿说成了是别人的。

  妈妈的秘密被揭穿,脸上的表情很是难堪。

  「田老师,没关系,你继续讲,我们还要听。」「是啊,田老师,你再给我们说说,我们大伙都想听你再讲下去。」妈妈听见村民们的鼓励,她先是默不作声,之后似鼓足勇气般的站起身子,脱掉了身上的裙子,光着只穿着肉色丝袜的屁股,坐在了凳子上,并分开双腿,似有意让村民们看清自己的肉屄,妈妈连裤袜的裆部,早已经被自己的淫水深深的印湿了一大块,两肥厚的阴唇翻开在肉洞的两旁,隐隐的露出着阴道里蠕动的嫩肉。

  车上的人见妈妈脱掉裙子,一阵齐呼。

  妈妈道:「其实那个在车上被轮奸的公共汽车就是我,那天我乘车去儿子的学校,想接儿子下课,却不想遇到了色狼,其实我在等车时,就发现他们了,我本想逃的,但后来又犹豫。」

  「为什么犹豫?是因为没有其他车子坐吗?」

  妈妈摇了摇头,语气诚实的道:「我那时完全可以打车,避开那些色狼,但我没有那么做,因为我看见他们的眼神,他们的眼神就像一卷绳子,牢牢的捆住了我,让我没有办法作出其他的选择。」

  妈妈顿了顿,继续道:「车子来了,男人们拥到我的身旁,然后他们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,身后的人顶着我的腰,在我的屁股上乱摸,在我身前的人更过分,他们把手伸进我的衣领,居然将我的一对奶子从衣服里掏了出来,他们各人一只手揪住我的奶头,把我往车上拽,我根本没有选择,只有跟着他们上了车。」妈妈说话时,手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口,跟着我们就见她将手伸进衣领,仿佛模仿当日的情形般,将自己一对白皙的沉甸甸的巨乳,从领口里掏了出来,并各一只手揪住自己的奶头,好像学着当日男人揪她奶头的模样般,将自己的两只乳头狠命的向外扯长。

  村民们无不瞧得目瞪口呆,自吞口水,汽车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。

  妈妈道:「他们把我拉上车子以后,便剥光了我的衣服,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上来轮我,我也不知道到底几个人把我肏了,只知道自己始终被男人抱着屁股,嘴里、屄里、还有屁眼里都有一支鸡巴在动,而我则不断的高潮,一次接一次的高潮,人像泡在充满淫欲的池子里一样,不能自拔。」妈妈说话间,手指在自己分开的双腿间来回的抚摸,隔着丝袜,翻开两片阴唇,将手指顶入潮水泛滥的湿穴,与那一张一缩的屁眼。

  几个年纪较轻的村民,已经忍不住在裤子里早泄出了精液,他们丢脸的急忙用手捂住裤裆,似怕被人嘲笑。

  妈妈道:「汽车一直开到终点站,他们才放我下车,下车之前,他们在我的屄上写了「公共汽车」四个字,说我以后就是车上男乘客的公共汽车,司机起哄,说我以后坐他车子的时候,只要靓出骚屄,就不用我买车票,不过代价是让他肏爽。」

  妈妈继续道:「一张车票只要一元钱,这价钱比最低等的妓女还不如,他这样说,是真的把我当成谁都可以上的公共汽车了。我那时还要去接儿子,可是屄里、屁眼里都是精液,走路时滴滴答答的,全流到了腿上,我怕被儿子的同学、老师们发现,就……」

  村民急切的道:「就怎么样?」

  只见妈妈坐在凳上,退下了腿上的连裤丝袜,然后卷成一团,一点儿一点儿的往自己的屄里塞去,连裤丝袜撑开妈妈的肉洞,刮擦着肉洞里的褶皱,深入阴道,两片阴唇因为聚团的拳头般大小的丝袜,夸张的变形的翻开在两边,淫水从肉洞与连裤丝袜间的缝隙溢了出来,顺着会阴,流至妈妈的屁眼。

  妈妈先前害羞的表情已经荡然无存,此刻的脸上写满了变态与淫靡,半响,妈妈居然将丝袜全部塞进了肉穴,肉屄夸张的无法合拢,肉洞间的缝隙隐隐能看见阴道里面的一团裤袜。

  妈妈道:「我屄里的精液被堵住了,可是屁眼里还有,怎么办?那时,我幸好还有一条内裤,于是,我就把内裤塞进了自己的屁眼。跟着,我就这样,屄里塞着自己本来穿在脚上的裤袜,屁眼里塞着自己的内裤,去了儿子的学校。」「唔哦……」在妈妈一面表演手淫,一面讲述故事的时候,村民们先后在撸管中,射出了自己的精液。

  我也早将老二掏出裤子,看着妈妈淫靡的浪态,疯狂的撸弄,一柱擎天……车子来到村口。

  村民们、妈妈、我先后下车。

  刘婶、刘东家、王申站在村口,看见妈妈下车,高兴的迎了上了。

  刘婶:「田老师,您来了。」

  「来了。」

  王申道:「田老师,我们早就在这儿等您了,您要的木车,也给您备好了。」他说着,双手拉着一辆木车,走到妈妈面前。

  妈妈看见木车,脸上闪过一丝羞怯。

  我不明白的问:「妈,这是用来干嘛的?」

  刘婶看了我一眼,关心的摸着我的头,对妈妈道:「我要带小宇先回村里吗?」妈妈道:「不用,他在这儿没关系。」跟着,只见妈妈当着所有人的面,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件连身的黑色的透明的丝袜,穿在了身上,丝袜胸前、胯间都是镂空的,袒露出妈妈三点羞耻的部位。

  刘婶拿出两个金属的铃铛,用夹子夹在了妈妈两粒勃起的奶头上,跟着让妈妈用牙齿咬住连住车子麻绳,双手各握住木板车的两个把手。

  刘婶:「来,小宇,你坐上车。」她说着,把我抱上了车,继而王申、刘婶、刘东家分别坐上车子。

  刘婶拿着一条皮鞭坐在车子的最前面,「啪」的一声,皮鞭落在妈妈挺翘的肉臀上,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妈妈咬住绳子,嘴里发出「呜呜」的呻吟,乳铃「叮铃铃」的一阵脆响,妈妈拉住车子的把手,将车子往前拖动。

  围观的村民们,跟着在我们的身旁,西洋镜般的看着近乎裸体的妈妈,拖着木板车,载着我、刘婶、刘东家、王申进了村子。

  「乡下人过年,首先要搬年货,而搬年货用的车子,便是这种木板车了,不过我们平时都是用驴来拉的。」刘婶说着,「啪」的又是一鞭,抽在妈妈的肉臀上,随口道:「加快。」

  王申道:「让我也来赶两下。」

  刘东家:「少来,你这手劲没分寸,当心抽坏了田老师。」「不会,不会,咋懂火候。」

  「去去,别瞎掺乎。」

  妈妈似听见两人的对话,她回过了头,朝刘东家点了点头,似同意王申来使鞭。

  刘婶将鞭子交给王申,道:「你可给我小心点。」王申兴奋的接过鞭子,照着妈妈跑动着的,丰满的肉臀就是一鞭,「啪」的一声脆响,臀肉一阵颤动,黑色的丝袜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妈妈几步踉跄,嘴松脱了绳子,大叫出来,她的娇躯似因为太痛苦而不受控制的哆嗦着,跟着,尿液滴滴答答的,从妈妈的胯间涌了出来。

  几个村里孩子,笑着指着妈妈,囔道:「阿姨撒尿啦,阿姨撒尿啦!」妈妈的脸红到了脖子根,她张着嘴,似想要解释,却又羞得难以启齿。

  刘婶一把抢过王申的鞭子,在王申的额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,道:「你打的太重啦!」

  王申呵呵直笑,脸上的表情,又似满足,又似回味。

  妈妈在原地缓了好一阵子,然后她回过头,口叼着麻绳,对刘婶道:「让我儿子也抽几下。」

  刘婶一震,似没听懂妈妈的话儿。

  妈妈道:「小宇,不是要玩马车吗?你就当妈妈是母马,用鞭子赶着妈妈跑。」「好啊。」听见妈妈的主意,我心里又是兴奋,又是性奋!

  刘婶道将鞭子递给我,道:「小宇,可轻点儿抽,你妈妈疼。」妈妈回过了身,面向前方,微微向后撅起屁股,似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我手轻轻按了下肿起的裤裆,抡起鞭子,「啪」的一记正中妈妈向后撅起的肉臀,发出一声悦耳的脆响。

  妈妈「嗯」的一声娇吟,跟着摇摆肉臀,拉动车子,朝前跑去……妈妈拉着车,一直将我们送到刘婶家的门口,大冬天的,妈妈却是汗流浃背,汗水润湿丝袜,将丝袜的颜色变得更深,贴在妈妈光嫩的肌肤上,透过透明的丝袜,妈妈的屁股上,清晰的印着横竖几条红红的鞭抽过的痕迹。

  吃过午饭,下午,刘婶的家。

  妈妈在刘婶给我们留的屋子里写作,将中午调教的经历,加上她思考的情节,一一的写入笔记本电脑。

  电脑旁,黑色的皮鞭静静的躺在桌上,它似乎成了妈妈写作的灵感,每当妈妈遇到瓶颈时,妈妈便会下意识的拿起鞭子,并撅起自己的肉臀,将皮鞭狠狠的抽在自己的屁股上面,妈妈抽得很用力,似一点儿也没有给自己留余地。

  房间里,除了电脑键盘的「啪嗒」声,便是鞭子落在皮肉上,所发出「噼啪」声,还有妈妈低喘的,又似痛苦,又似欢愉的娇吟声。

  我在外面,隔着房间的门缝,偷看了妈妈一会,便和刘婶一起准备晚饭去了。

  「开饭啦!」刘婶在院子里喊道。

  「妈妈,吃饭了。」我推开妈妈房间的门,只见妈妈在伸懒腰,似终于完成了,妈妈合上笔记本,转过身,微笑的看着我。

  我问:「写好了?」

  妈妈道:「写了一半。」她脸上的表情,似对自己完成了一半的作品,感觉很不错,她站起身,脱下连体丝袜,光着身子走到镜前,照了照自己的屁股,她屁股红通通的一片,横七竖八的划满了鞭抽过的印记,都有些肿了。

  妈妈道:「小宇,帮妈妈拿点药,药在行李箱的夹层里。」我拿来药膏,帮妈妈涂在肿起的屁股上,我道:「疼吗?」妈妈半开玩笑的道:「打的时候很爽,现在真有些疼了。」「妈,你真变态。」

  妈妈听见我的话,似默认般的没有反驳,半响,她道:「那你会讨厌妈妈吗?」我急忙摇头道:「一点儿也不讨厌。」

  妈妈捧起我的脸,道:「真的?」

 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。

  妈妈笑了,笑的很高兴,她在我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,跟着拉下我的裤子,用口含住了我的阳具。

  妈妈吞吐着我的阳根,用淫媚的眼神看着我道:「今天有没有射过?」我道:「在车上射过一次,妈妈的故事讲得太刺激了。」「喜欢吗?」

  「喜欢。」

  「那妈妈以后经常讲给你听,好不好?」

  「嗯,好。」我抱住妈妈的头,激烈的前后耸动屁股,让胀大的鸡巴在妈妈湿润的口中进进出出……

  刘婶家的饭厅,刘婶客气的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宴。

  妈妈换了一套端庄的服饰和裙子,脚上穿着深肉色的连裤丝袜,看起来就像是城里的高中教师。

  王申见到换好衣服的妈妈,瞧妈妈似换了一个人般,他脸上的表情似怎么都无法相信,妈妈就是刚才那头穿着透明的丝袜,在村里拉板车的淫荡母驴,王申似第一次见到城里的漂亮姑娘般,表情紧张而又拘谨。

  刘东家与刘婶明显和妈妈比较熟,见过妈妈不同的打扮,他们表现的都很自然。

  刘东家道:「田老师,王申平时吹牛,这回可真下血本啦,他知道您要来,把家里最好的那头母猪给宰了,包了饺子,给田老师下菜。」妈妈道:「哟,这怎么好意思,王申,那头母猪多少钱,我买了。」王申连忙摆手道:「啥钱不钱的!田老师您这不是寒颤我嘛,我王申虽然平时爱吹牛,但一定不会骗田老师,上次田老师回去的时候,我答应过您,等您再来我们村子的时候,我便宰一头猪来给您下菜,我今儿便兑现承诺了。」妈妈端起桌上的酒杯,想了一下,道:「王大哥,那我先敬你一杯。」「哎,好好。」王申端起酒杯,美滋滋的与妈妈碰响杯子,一口闷了下去。

  妈妈道:「王大哥为我杀了一头母猪,家里母猪缺了一头,我在这儿要住上几天,这几天里,我便当王大哥家里的母猪,王大哥,你看怎么样?」「什……么,什……么……」王申似乎没听清楚妈妈的话,愣愣的道。

  妈妈道:「我说,我要做你王大哥家里的母猪。」说着,妈妈搂住王申的胳膊,丰满的胸脯将王申的手臂夹在中间,「嗷嗷……」妈妈勾引似的,在王申的耳边学母猪叫了两声。

  只见王申脸上一红,跟着气都有些喘了,他一只手端着酒杯,手却似因为激动而发着颤,酒都从杯子里溅了出来。

  刘婶端着一盆饺子,放在妈妈的面前,道:「妹子,这好猪肉做的饺子,又香又好吃,你可多吃点。」

  「哎。」妈妈应得一声,将饺子沾了点醋儿,香喷喷的吃进嘴里。

  「小宇,你也吃,吃多点才能长高,长壮知道吗?」刘婶说着,将饺子往我碗里添。

  我:「哎,谢谢刘婶。」

  妈妈一口气吃了十几个饺子,她平时饭量就小,今儿已经吃的多了。

  可是妈妈面前的盆子里还有半盆饺子。

  刘东家:「田老师,怎么不吃了?」

  妈妈有些歉意的道:「我饱了。」

  刘东家道:「休息一会,休息一会再吃,以前我小时候过年,可吃不到这样好的东西,现今儿,真想吃啥,都有的吃。」

  我道:「妈妈,你吃不完,我帮你吃两个吧。」「小宇乖,帮妈妈分担两个。」我替妈妈吃了盆里的两个饺子,却无论如何再也吃不下了。

  妈妈道:「大过年的剩粮食可不好。」

  刘婶、刘东家、王申都同意的直点头。

  妈妈用筷子夹起一只饺子,大伙儿都看着妈妈,却见妈妈将夹住的饺子移到桌下,随即,妈妈的脸上泛起一抹奇怪的潮红,表情又似扭捏,又似羞涩。

  我好奇的弯下身子,钻进桌底,只见桌子底下,妈妈分开着双腿,本来穿在腿上的裤袜,此刻退至膝盖,她拿住的筷子抵在自己两片阴唇的中间,竟似将饺子塞进了自己的屄里。

  很快我又见妈妈用筷子夹了一只饺子,只见她一只手拨开两片阴唇,将白色的猪肉饺子一点点塞进了屄里,跟着她屁股一震,穿着丝袜的玉足在高跟鞋里紧绷着向上踮起,人似被饺子的温度烫到一般。

  妈妈连续的将饺子一个个的塞进屄里,她的肉洞似碗口般很快的被饺子填满,塞满饺子的肉洞似当初塞满裤袜一般,被撑成了一个0型,而无法合拢,就连两瓣阴唇,也被屄里的饺子撑得夸张的变了形,饺子的油水混着妈妈的淫水,溢出收缩蠕动着的肉穴,流淌在妈妈坐着的椅面上。

  妈妈桌上的饺子还剩最后五个,可妈妈的屄里已经塞不下了,她的俏脸似喝了热水一般,红红的,热热的,让我感觉她的屄里就似被塞了一个暖宝宝般。

  刘婶知道妈妈将吃不完的饺子,往自己的屄里塞时,关心的道:「妹子,吃不下别硬撑啊。」

  王申和刘东家却没有劝妈妈的意思,他们的筷子时不时的掉在地上,然后弯下腰,兴奋的瞧着桌底下妈妈被饺子撑得变形的肉穴。

  妈妈夹起倒数第五个饺子,她知道自己的屄里已经塞不下了,她迟疑了一下之后,竟没有放弃,而是将饺子往自己的屁眼里塞去,妈妈的屁眼明显没有肉屄那么容易填充,饺子刚进入肛门,便滑了出来,于是妈妈用筷子抵住饺子,直往直肠深处插入,直到筷子的末端一起抵入屁眼才停止,这样,饺子便没再滑出来过。

  盆子里的饺子一个不剩的被妈妈「吃」进了肚子,她躺在椅背上,轻轻的娇喘着,脸上的表情又似吃力,又似满足。

  妈妈道:「我吃完了。」

  刘婶笑道:「妹子,你可真的想的出来。」

  王申道:「早知道田老师的功夫,我就该多准备些饺子。」妈妈道:「今儿已经到极限了,再多我可真吃不了。」王申道:「吃的下,吃的下。」

  吃完晚饭,妈妈和我跟王申回家,她答应要做王申家的母猪,从今儿起便不再住刘婶家了。

  妈妈「吃」饱了肚子,行动不便,王申扶着妈妈,领着我回到了自个的家。

  王申:「来,田老师快进屋子吧。」

  「不……不要。」

  「咋啦?」

  妈妈顿在原地,却不说话,好似心里有话,却说不出口,半响,妈妈见王申真的急了,才小声的羞臊的道:「母猪不住屋里,要住猪圈。」王申一愣,继而脸上的表情又似失望今晚不能和妈妈同住一个屋子,又似因为妈妈的变态而感到冲动,王申道:「好,那田老师今晚就住猪圈。」王申将妈妈扶进猪圈,猪圈里奇臭无比,我刚一进去,便又退了出来,站在门外,见王申打开一扇木头围栏,让妈妈走了进去。

  妈妈走进猪圈,猪四散奔逃,继而又围拢到妈妈的身旁,在妈妈的身上不停的嗅着。

  恶臭使妈妈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好看,但她兀自坚持着强忍了下来,半响,妈妈似渐渐习惯了周边的气味,她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似觉得味儿不再像先前那样反胃了。

  妈妈看着围在她身边的猪儿们,用手在它们的背上摸了摸,然后妈妈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,直到脱得和身边的猪儿一般一丝不挂,她拿起地上的草,往身上洒了一点,王申替妈妈拿来三个暖炉,从不同方位照住妈妈,使妈妈不至于着凉,妈妈调皮的朝王申和门外的我笑了笑,似感觉很有趣一般。

  妈妈躺到地上,和猪们混在了一起,一头公猪从刚才便不停的嗅着妈妈的身子,它的头拱在妈妈的胯间,似不停闻着她肉穴间的气味,妈妈害羞又紧张的用手撑住公猪的脑袋,似不让它再有进一步的动作,妈妈道:「下流的东西,你要干嘛。」

  公猪却猛的用头撞开妈妈的手,伸出长长的舌头,一下舔进妈妈被饺子撑开的屄里,从妈妈的肉洞里卷出一只水饺,「啪叽啪叽」的吃进肚里。

  围在妈妈周围的几头猪儿,似也闻到了饺子的香味,它们纷纷凑到妈妈的胯间,用舌头卷进妈妈被饺子撑开的屄洞中,妈妈惶恐的道:「哎呀,你们干嘛!

  不要!啊啊……」

  公猪的舌头像色情动画片里的触手一般,肆无忌惮的进出着妈妈的肉穴,妈妈屄里的饺子被它们一个个的挖出来吃掉,本来顶多瓶口大的屄洞,竟被猪儿的舌头搅成了碗口大小,阴唇似两片烂肉般,耷拉在破开的肉洞两边,猪儿的舌头还在里面翻搅,似还要钻进妈妈的子宫,在她的子宫里找出一两只饺子来。

  「小宇,王申,救命啊。」妈妈被一群猪按在中间,猪儿的脚似一根根定在地里柱子般,使她无法动弹。

  终于,一只聪明的猪发现妈妈的屁眼里竟也藏着饺子,妈妈原本闭紧的屁眼,立即被猪儿的舌头撬开成了一个圆洞,肠肉外翻的菊眼洞儿,一股脑的将直肠里藏着的五只饺子,一个不剩的全吐了出来。

  妈妈乘着猪儿们抢食地上的饺子,想要从猪儿的包围中爬起身子,她先前调皮的劲儿,此刻全没了影子,脸上尽是恐慌的神色,我和王申都担心妈妈这样下去会受伤,先后闯进猪圈,想将几头猪,从妈妈的身边赶开,可是猪儿的力气,哪是人可以相比较的,几头公猪为了抢食,那里拽得开来,一头猪的脚踩在了妈妈酥软的乳房上,连着妈妈勃起的乳头,一起踩得凹陷下去,疼得妈妈直哀嚎。

  我一脚狠狠踢在那猪的屁股上,那猪「嗷嗷」的向一旁跑开,脚离开了妈妈的乳房,妈妈侧过身子,硕大的奶子晃到一边,却猛地被另一只猪踩住了乳头,「唔哦!」妈妈一声惨叫,痛得眼泪险些掉出了眼眶,顺手给了猪儿一记耳光,猪吃痛,连忙跑开了,幸好地上是土,是软的,妈妈的乳头被猪蹄一脚踩进了地里,扁扁的陷在泥土里面。

  猪圈里混乱不堪,几头猪围着妈妈,猪蹄不时的踏在妈妈柔弱的身子上,小腹、肚皮、乳房,无一幸免,甚至有头小猪,一脚踏进了妈妈的屄里,猪蹄踏进阴道,在里面一阵乱搅,直碾妈妈的子宫,将她踩晕了过去,尿液、粪汤从妈妈的身体里不自禁的喷涌而出,溅的到处都是……四天之后,王申家的猪圈。

  妈妈趴在猪圈的地上,和身边的猪儿嬉戏着,她似已经不再害怕猪儿们了,偶尔妈妈的娇躯还是会被猪儿们踩到,但妈妈只是轻轻的叫唤一声,然后有技巧的让猪儿们的蹄子迅速的离开她娇弱的身子。

  有几次,我看见妈妈还犯贱般的将自己的勃起的乳头,凑到猪儿们的蹄下,似有意要它们将自己的乳头踩扁一般。

  王申提着一桶猪饲料走进猪圈,道:「开饭了。」猪儿们闻到饲料的香味都凑到围栏旁。

  妈妈也是,她抬起头,微笑的看着王申,鼻子上圈着猪用的银环,真似头乖巧的母猪一般。

  王申将饲料倒在猪圈里,猪儿们立刻围在一起争食起来。

  妈妈不与其他猪儿们抢食,她面朝着王申,挺起自己的屁股,然后分开双腿,伸手到胯间捏住两瓣阴唇,左右拉开,松垮的肉洞,轻松的豁开一个o型,妈妈左手握拳伸进肉穴里面,来回搅了两下,拔出拳头时,只见妈妈的肉穴仿佛一只肉碗般正面朝上的敞开着,腔道顶端的子宫一缩一缩的,一览无遗,王申用铁勺在桶里摇了一勺饲料,跟着将饲料倒进了妈妈的屄里。

  「呜呜!」饲料似刚刚煮熟,淋在妈妈的子宫上时,冒起一阵白烟,烫得妈妈的肉臀不住颤抖,但妈妈兀自坚持的挺住屁股,直到王申将勺子里的饲料全部倒进自己的肉穴。

  妈妈用手指沾了一点屄里的饲料,放到嘴边尝了尝,脸上的表情又似好味,又似痴迷。

  跟着王申从桶里拿出一支注满牛奶的粗大针管,妈妈顺从的将自己的菊洞呈到王申的跟前,自己用屁眼吞入管头,请王申将一注牛奶,灌进了她的直肠,之后,王申将一根长长的吸管,插在妈妈的肛洞里面,让妈妈用吸管吸食自己直肠里的牛奶。

  吃完地上饲料的猪儿们,很快发现妈妈的屄里盛着许多食物,它们蜂拥着跑向妈妈,不顾妈妈的阻拦,将妈妈扑倒在了地上,猪儿们舌头,疯狂的舔舐着妈妈屄里的饲料。

  「呜呜!哦哦!呜呜!你们这些坏蛋!强盗!」妈妈一面浪叫,一面用手伸进自己的屄里,和猪儿们抢着阴道里的饲料,高潮的淫水,和灌在妈妈屁眼里的牛奶,从她两只豁开的肉洞中,泉涌般的喷泄而出,混着饲料,被周围的猪儿们一滴不剩的争舐干净……

  过年假期一眨眼便结束了,我和妈妈回到城里。

  妈妈本来想写的关于过年题材的小说,最后被她自己否定了。

  她将题目改了一下,名为「母猪的宿愿」,然后发给了地下出版商,此书一经出版,立刻大卖,成了俱乐部里炙手可热的书籍。

  妈妈将书寄了一份给王申,作为对王申的报答。

  当然,妈妈知道王申没上过学,读不懂文字,她寄给王申的书里只有图片,都是妈妈在猪圈里生活时,我替她拍摄的淫荡照片,供王申日后打手枪用。

  

  21844字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【妈妈是成人小说家外篇】【完】

    上一篇:【这样的聊天记录让我疯狂】【完】
    下一篇:【骚妻与前男友的真实故事】【完】

    Powered by SexVodShare © 2015

    警告︰SVS视频分享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sexvodshare#gmail.com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